正规网上买球

美国政府封杀伊朗石油背后的“如意算盘”

文/Linda2019-04-27 07:46:49来源:FX168财经网

十多天前,有分析者认为,由于利比亚冲突加剧、石油生产面临中断,美国担心原油市场遭受冲击,可能会允许中国、印度、土耳其、日本、韩国等国家和地区继续采购伊朗石油。

这种分析显然没有摸到川普的“牌路”。4月22日,白宫发表声明,称川普总统为了确保使伊朗石油出口降至为零,切断伊朗政权财政来源,不再批准5月初到期的伊朗石油采购豁免。声明还表示,美国将与沙特、阿联酋通力合作,确保原油市场充足供应。

美国白宫声明,图片取自白宫网站

稍后,国务卿蓬佩奥发表讲话表示,现任政府的行动已经让伊朗石油出口降至历史低点,美国将继续对伊朗进行制裁,直到其放弃核计划、不再支撑中东武装组织。他还强调,美国不断增长的石油产量,可以确保被取消豁免的国家改变石油进口结构、维持全球原油市场稳定。

这意味着,从5月3日开始,原来获得豁免的8个国家和地区,将不能再从伊朗进口石油,否则会遭到美国经济制裁。其中,希腊、意大利和中国台湾已经自行停止,受影响的主要是中国、印度、土耳其、日本和韩国。

在利比亚、委内瑞拉石油出口面临中断的情况下,川普为何不顾全球原油市场震荡,执意取消8个国家和地区的伊朗石油进口豁免?川普为了让选民满意,不是希翼油价保持平稳吗?

确实,禁止伊朗石油出口和全球油价平稳之间存在冲突。全球原油市场缺少了伊朗供给,而其他国家又来不及弥补缺口,原油价格必定上涨。白宫声明发表后,国际原油价格应声跳涨了3%,至每桶74美金。

但是,作为美国总统,川普不会只考虑原油价格平稳。为了向选民交上更靓丽的答卷,争取在即将开启的大选中保持优势,川普肯定会通盘考虑他的外交政策。如果大盘对他是有利的,就不会再顾及可能的油价震荡。更何况,综合各种情况来看,目前取消伊朗石油制裁豁免,不仅不会冲击原油市场,而且还会给美国原油产业提供一个发展良机。

要了解川普政府封杀伊朗石油的缘由,就必须设身处地地想象一下他的大盘逻辑。

从1979年爆发革命以后,伊朗与美国由多年盟友变成了敌人。1991年苏联解体后,美国失去最大竞争对手,更是把伊朗视为眼中钉、肉中刺。他们倾向于认为,伊朗是中东激进武装组织的“总后台”,是全球“邪恶轴心”国家的典型代表,不摧毁其政权不足以解决美国后顾之忧。

在美国各个社会群体中,构成共和党主体的福音派基督教徒,对伊朗政治尤其厌恶。一来,福音派拥有高昂的宗教热忱,对伊朗打压基督教不满;二来,福音派认为上帝属意将以色列赐予犹太人,支撑犹太人复国运动,而伊朗恰恰是目前以色列最强大的敌人。

根据相关调查,福音派基督教徒约占美国选民的20%以上。从小布什到川普,这两位共和党总统的成功上台,都得益于福音派选民支撑。前者参加2004年大选时,获得了80%福音派选民的支撑;后者参加2016年大选时,获得了81%福音派选民的支撑。

因此,上台以后的共和党总统,都不能对福音派选民置若罔闻。小布什在任时,将伊朗定性为“邪恶轴心”国家,并成立“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”,大力制裁伊朗。川普则提名福音派基督徒彭斯为副总统,提名保守派大法官,签署反堕胎法令,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,承认以色列占有戈兰高地,撤出伊朗核协议等。这些政策都是对选民的回馈。

接下来,2020年大选即将拉开序幕,川普必须拿出更加过硬的成绩,巩固福音派选民、争取更多中间选民。而且,从3月下旬开始,随着司法部认定川普没有“通俄”和妨碍司法,他身上的政治压力骤然减轻,可以更专注地贯彻自己的如意算盘。

受制于民主党的权力制衡,川普要想在国内议题上有所斩获,短期内似乎已经不太可能,最快捷有效的办法,就是在外交上“搞事情”。外交由总统说了算,不必看民主党脸色行事。而且,打击外交敌人、维护国家安全,不仅会巩固选民基本盘,还有可能争取更多的中间选民。

环顾美国外交对手,俄罗斯萎靡不振、伊斯兰国偃旗息鼓、委内瑞拉自身难保、古巴强人离世、朝鲜不足为惧,最让美国担忧的中国,则始终坚持有原则性的和谈。只有宿敌伊朗依然桀骜不驯,最能激起美国人的反感。

伊朗总统鲁哈尼讲话,图片来源:新华网

凸显伊朗的危险与邪恶,对其实施最大限度的打压,不仅可以巩固福音派选民、争取中间选民,而且还可以顺手给盟友以色列、沙特送上大礼,可谓“一箭双雕”。

因此,最近一个月来,川普政府明显加强了对伊朗的打压力度。先是宣布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为“恐怖组织”,接着又声明封杀伊朗石油出口,这明摆着是故意激火,增加两国民众之间的仇恨。只有仇恨,才能调动国民神经,争取更多选民支撑。

拿伊朗开刀,对川普政府来说“稳赚不赔”。激化了美伊矛盾,他能得到更多国内支撑;如果伊朗政权支撑不住低头妥协,或者意外崩溃,则又将成为川普可以夸耀的一大“成就”。

当然,如果川普政府把握不住火候,逼得伊朗走投无路、对外开战,后果恐怕就另当别论了。

至于川普忌讳的油价飙升、选民不满,现在看来似乎也不是一个问题。路透社分析指出,根据路孚特(Refinitiv)的船只追踪和港口数据,自美国重新开启经济制裁以来,伊朗原油出口下降明显,已经由此前的每日300万桶左右,减少至每日100万桶左右。今年2月和3月,由于主要买家囤货,才一度增加至每日150万桶以上。高盛表示,美国停止伊朗石油制裁豁免,可能会迫使伊朗每日减少90万桶原油出口。

对于原油生产商们来说,每日弥补100万桶的原油缺口,应该并非难事。沙特、阿联酋和俄罗斯拥有每日200万桶的备用产能。如果愿意,他们明年还能提高每天增加250万桶。

俄罗斯也许不会配合美国,但是沙特和阿联酋作为美国盟友,又是伊朗势不两立的死对头,肯定会支撑川普政府的行动。去年冬天,沙特王室深陷“卡舒吉案”丑闻,川普政府对其特殊照顾,没有带头查办,现在是他们“报恩”的时候了。

长时段来说,即使沙特、阿联酋不积极,美国原油产量的迅猛增长,也不会让全球市场出现动荡。

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数据,美国去年原油产量增加17%,达到每日1090万桶;原油出口增加67%,达到每日200万桶。这还是在贸易战爆发后中国减少购买美国原油的情况下达成的。

有专家预测,美国原油产量仍有大幅上升空间,今年原油产量增幅可达每日160-170万桶,超过每日120-130万桶的全球原油需求增幅。因此,至少从理论上来说,美国封杀伊朗原油以后,全球原油供需可能会出现轻微震荡,但是不会出现长时段失衡。

借助封杀伊朗原油,迫使亚洲国家扩大采购美国原油,刺激美国原油工业发展,或许是川普政府的“第三雕”。

2018年美国原油出口国,图片来源:EIA

根据以上分析可知,川普政府封杀伊朗经济,对其个人政绩和美国原油产业皆属利好。但是,对于伊朗及其原油采购国来说,则是天外飞来的横祸。

伊朗的鲁哈尼总统本属温和派,并且有望通过签署核协议,引导伊朗回归国际社会。现在,美国全面封杀伊朗经济、断绝其财政来源,只能进一步刺激伊朗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,迫使鲁哈尼政权转趋激进,或者被更激进的政治派别所代替。一个偏执激进的伊朗,无论对中东还是对世界来说,都是一个难以预料的隐患。

以中国为代表的5个伊朗原油采购国,则需要做出痛苦的抉择:要么远离伊朗,要么得罪美国。对于印度、韩国、日本、土耳其来说,只需要更换新的原油来源,代价还不算太大,对于中国来说,则将面临双重的损失。

一方面,中国与伊朗之间的原油贸易会遭受冲击;另一方面,美国封杀禁令让伊朗成为一座“孤岛”,等于在中国“一带一路”计划的必经之处插入了一个楔子。这个楔子不一定是川普政府故意设置的,但是它客观上确实会阻碍“一带一路”畅通。

所以,川普政府的举动既会让伊朗陷入经济深渊,也给中国政府制造了一个难题。

(胡家骏先生为FX168财经网独家供稿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编辑姓名,谢谢配合。FX168专栏投稿旨在为读者提供更多观察视角,不代表FX168立场,所有内容仅供参考。)

关闭

美国政府封杀伊朗石油背后的“如意算盘”


十多天前,有分析者认为,由于利比亚冲突加剧、石油生产面临中断,美国担心原油市场遭受冲击,可能会允许中国、印度、土耳其、日本、韩国等国家和地区继续采购伊朗石油。
  这种分析显然没有摸到川普的“牌路”。4月22日,白宫发...

分享至:
       
     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